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4533,cc波肖门尾图库,九龙老图库看图,四海图库统一看图

确定性的猪价上涨不确定的通胀压力

  发布于 2019-04-12  

  猪瘟加速了产能去化,禁运导致价格分化。随着禁运逐渐解除,未来猪肉价格将从分化走向普涨。猪肉价格大概率上涨,但是对CPI的贡献较前期有所下降。市场担心的猪油共振问题需要猪价和油价节奏的精确配合。以猪肉价格为基础模拟CPI,最高点发生在二季度末,最高不会超过3%。

  货币政策关注的是季度数据,CPI单季破3%的可能性较小;需求、货币和通胀预期也并不支持全局性通胀的发生;货政策关注的不仅是CPI,还有PPI以及综合来看的GDP平减指数,由于PPI的大幅走低,今年的GDP平减指数中枢下移,实际上是给货币政策留出空间的。

  猪瘟带来了什么影响?猪肉价格对通胀的影响有多大?立足于债券市场,是否会影响货币政策的宽松取向?

  猪周期是猪肉价格周期性的起伏涨落,一轮猪周期长度在4年左右。以22省市猪肉价格为指标,上一轮猪肉价格高点在2016年4月的30元/kg,近期的低点在2018年5月,低点接近16元/kg,当前猪肉价格在20元/kg左右。

  猪肉价格周期是由养殖周期决定的,由于二元仔猪-能繁母猪-三元仔猪-生猪之间的养殖周期长度约为1.5年,养殖户由于猪价变化导致亏损或盈利,进而调整猪肉生产,最终导致猪肉产能释放的时滞也在1.5年左右。我国规模化养殖程度较低,散户更容易因价格的变化改变生产决策,加剧了猪肉价格的波动。

  非洲猪瘟对猪肉价格的影响主要有两个,一是加速了产能出清,二是生猪禁运导致了产销地的猪价分化。

  本轮猪瘟最早在发生在8月3日,目前为止官方公布超过100例非洲猪瘟疫情,扑杀超过30万头生猪。2019年后,疫情发生的频率有所下降。

  在非洲猪瘟发生之前,由于猪价下降、亏损增加,产能去化周期实际上就已经开始。目前母猪存栏同比加速下降,目前同比下降接近20%。

  对于猪肉生产,产能就是母猪存栏×MSY(生产效率,每年每头母猪出栏肥猪头数)。因而还要考虑产能的提高:近年MSY持续上升,但即使考虑10%的MSY增速,总产能下降也接近19%(0.8*1.1)。MSY的提升是个慢变量,不改供给收缩趋势。

  2017年年末开始母猪存栏已经开始下降,2018年10月受非洲猪瘟影响,存栏下降速度明显加快。由于母猪存栏-生猪出栏的周期是10个月,当期母猪存栏决定10个月后猪肉供给,到2019年底为止,供给收缩的趋势不会变。

  2016年,国家发布《“十三五”生猪产业发展规划》,将四川、河南、河北、山东、广西、海南和重庆划为生猪养殖重点发展区,以满足北上广深及沿海城市的生猪需求,形成北猪南运的趋势。

  2018年8月以来,全国累计有28个省份先后发生非洲猪瘟疫情,这28个省市活猪禁运,导致猪肉价格产销地持续分化。但截至目前,由于疫情得到控制,21个省份的禁运措施已经解除,因而产销地价格由分化走向收敛。

  猪瘟带来了产能的加速出清,禁运带来价格分化。随着禁运解除,未来各地价格将从分化走向普涨。

  我国对猪肉需求的总量变化不大,需求弹性不大,稳定在人均每年20kg左右,但是结构上有所变化,深加工率上升,肉制品占比提高。

  冷鲜肉、热鲜肉、冷冻肉等初级肉产品的保质期不超过一周,不存在库存的概念;罐头、火腿等肉制品保质期在半年以上。相对于鲜肉,肉制品需求多了一层工业品属性,随着深加工率的提高,猪肉需求的弹性会上升,但需求的变化仍然是一个慢变量。

  我国猪肉进口占比在4%左右, 在中国猪周期高点的2007年、2011年以及2015年前后,进口量均有所上升。

  总体上进口占比仍然较低,对国内猪肉价格的扰动不大,更多的是国内猪肉需求拉动国外猪肉价格:本轮中国猪周期的需求拉动下,CME瘦肉期货价格指数持续上升,由2018年8月的最低点44上升至80左右。

  由于美国等国家猪肉养殖允许瘦肉精,进口猪需要提前6个月停止使用瘦肉精。预计2019年年中后进口量增加,将平抑我国猪肉价格上涨。

  政策上,3月以来连续三次冻猪肉收储(3月8日、3月13日、3月19日);3月20日农业农村部发布《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给的意见》,要求加快落实稳定生猪生产发展的政策措施。一系列政策措施基本确立了猪肉价格低点。

  (2)猪肉进口将在2019年年中以后平抑猪肉价格上涨;(3)猪肉收储政策也会在高点平抑猪肉价格。本轮猪肉价格的高点可能不及前两轮。

  2007年和2011年的猪周期高点,CPI猪肉项的上涨显著带动CPI上升,然而2015年CPI猪肉项却并未带动CPI整体上升。

  我们可以分两个层次看这个问题,首先单独看猪肉,随后考虑猪油节奏、食品和非食品的共振:

  单独看猪肉,猪肉价格高点的绝对值变化不大,但是猪肉价格同比的高点依次降低。

  2016年之前,食品权重在1/3左右,非食品权重在2/3左右;2016年之后,食品权重下降至20%(主要是原食品项中的“茶及饮料”和“在外用膳食品”项划至非食品),猪肉权重在2016年之前计为3%,2016年后2.5%左右。我们考虑权重计算分项贡献。

  2008年尽管猪油同涨,但2008年2月原油还在上涨途中,直到8月才到最高点,2月非食品项对CPI的贡献是1.1%,大头还是食品项的贡献;

  对今年CPI的担忧主要在于猪油同涨,如果油价上涨带动CPI非食品项上涨,叠加猪周期高点,将推高通胀。

  原油和其他大宗商品贡献了CPI非食品项的主要波动。如果用油价模拟,在高基数效应下今年CPI非食品中枢下行。单纯看基数,年末可能会有CPI非食品项的上行压力。

  考虑猪肉价格上行的节奏,猪肉价格具有典型的波浪式上涨形态,猪肉上行预计将超过前期高点22元/kg,上行至26元/kg左右,随后会有回调,本轮猪周期的最高点预计不超过30元/kg,由于母猪存栏仍未见底,最高点将出现在2019年年末之后。

  用均值法模拟CPI非食品项(不考虑油价变动的影响),以猪肉价格为基础模拟CPI食品项,在猪肉价格上升至24元/kg、26元/kg、28元/kg 的情景下模拟CPI走势,CPI最高点发生在6、7月份,最高不会超过3%。

  我们按照比较严格的假设,原油价格升至90来模拟CPI非食品项,用猪肉价格升至28模拟CPI食品项。这样看CPI在3季度初以及4季度都会有一个高点,但是单月高点距离3%还有一段距离。

  (1)猪瘟加速了产能去化,禁运导致价格分化。随着禁运逐渐解除,未来猪肉价格将从分化走向普涨。

  (2)但猪肉消费结构的变化也导致猪肉需求弹性增加;猪肉进口将在2019年年中后平抑猪肉价格上涨;猪肉收储政策也会在高点平抑猪肉价格。因而本轮猪肉价格的高点可能不及前两轮。

  (3)根据油价模拟,CPI非食品带来的通胀压力并不大,以猪肉价格为基础模拟CPI食品项,最高点发生在二季度末,最高不会超过3%,如果考虑油价的大幅上升,4季度可能会有通胀高点。

  (4)货币政策关注的是季度数据,CPI单季破3%的可能性更小,不会对货币政策带来太大冲击;

  (5)从需求-通胀的角度看,我国需求显著不足,从货币的角度看,M2和社融均处于低位,全局性通胀的可能性不大;此外通胀预期也有所下降;

  (6)货币政策关注的不仅是CPI,还有PPI以及综合来看的GDP平减指数,由于PPI的大幅走低,今年的GDP平减指数中枢下移,实际上是给货币政策留出空间的。